海岸线文学网 > 玄幻小说 > 大唐艳情录(君临大唐) > 十年长安芳华老
    十年长安芳华老

    大唐有女,芳名婠婠,喜白衣赤足,发绕金环,足系银铃。翩游于闹市山野,未惹半分俗世飞尘;或杀人于巧笑倩兮,不沾一点血腥之气,依旧清婉凄美之姿,更难掩狡黠灵动之态。

    也曾自诩才貌武功,无人可出其右,却终究神女有心,襄王无梦。料是正邪不两立。

    嗟叹之余,唯心如一。

    贞观十年。正月。

    长安城大雪。

    十年了。真的十年过去了。

    十年的光阴却是如此的短暂,飞红落叶间飘走了十年的光阴。

    十年的光阴也是如此的漫长,妆台铜镜里又多了那几分未了的愁怅。

    那天我只远远的瞧了他一眼,雾雪迷茫中他的身影还是那么挺拔,颀长。我看着明空把我给他买的鲜果递到他手上,心里却有一种莫名的激动,十年的渴盼却反倒使我不敢近前,十年后的我也反而多了些女儿家的矜持,再不敢像十年前那般不受拘束。

    只一眼,我只看了他一眼,我的泪水却止不住的流了下来。他不知道,他不知道十年来魂牵梦萦的思念到底是什么滋味。

    只一眼,我只看了他一眼,却已足够。

    “娘,你在想什么?”明空睁大好奇的双眼,看着发呆的我。

    我的一泓秋水般的双眸如同蒙上了一层淡淡的细雾,那雾后面,似乎有一个人的影子。

    我的心又被一种叫做思恋的东西撕扯,隐隐作痛。

    原来,十年的时间可以改变很多东西,却也有些东西,一生也无法忘记。

    多年以前,我青春年少,没有眼角的淡淡纹褶,也没有鬓边的那几根白发。

    多年以前,我就是江湖上传说的妖女,我们也被别人称作邪魔歪道,可是我们不在乎别人怎么说,我们只是想用我们自已的方式来解决问题。

    也就是那个时候,我遇到了他。自此,一生难忘他的潇洒。

    白衣如雪,裙底赤足,衣裾当风。回眸浅笑戏佳客,柔情绰态媚于言。

    长安城下,跃马桥旁,芳心暗结。既识英雄于乱世,后分江湖两情天。

    师傅曾说男人都是虚伪的,男人的话都不可以相信。她说这话的时候我偷偷的看到了她眼中的那一点湿润。

    我相信,师傅一定深爱过一个男人,而且我也相信,她现在还在爱着那个男人。

    我想告诉师傅,我也爱上了一个男人,他是那么的出色,举后投足都透着一股潇洒自若的神态。我追杀他的时候,都从未见过他半分拙劣。

    我常常在想,那个时候如果我追到他,或许还可以狠下心杀了他,可是慢慢的,我知道,我再也杀不了他了。

    因为,我斩不断自已的思念。

    苍露为霜,碧草荒荒;弹指韶华,水短愁长。

    寒林清远,前路漫漫;不堪回首,佳人长叹。

    我曾在师傅面前发下毒誓为圣门付出一切,包括自已的终生。因为师傅生前将圣门唯一的希望放到了我的身上,她始终是一位美丽的女子,终日蹙眉深坐,只是偶尔用爱怜的眼神看着我。

    我暗叹:这是一个多么美丽的女子呵,可是若不是她的美丽,也许就不会有她的一生悲苦。也不会有后来的玉石俱焚。

    玉石俱焚。多么令人心惊胆颤的名字,也是令任何人都害怕的武功。可是师傅做到了。

    于是,所有的一切,那清秀的面孔,不染纤尘的美丽,和对那个男人一生的爱与恨,都在玉石俱焚中香消玉殒。

    那一夜,我没有流泪。我做梦有一只蝶飞过,殒落。它坠落的姿势都那么优美,在半空中划出了一道漂亮的弧线,就像我肩披的天魔带;有金黄色的蝶粉慢慢的散落,在阳光下熠熠的闪着夺目的光芒,一如我手上的天魔斩。

    可是最后我还是哭了,我扑在他的怀里不停的捶打他宽厚的胸膛,泪水湿透了他青色长衫。虽然他没有说什么,可那一刻,我第一次感觉到了安全。

    唉,若不是有誓在先,所谓的江湖纷争,所谓的统一圣门,所谓的大业,不要也罢。若能长久的与心上人在一起,夫复何求??

    所以,我终生都在嫉妒一个叫石青璇的女子,那个伴在他身边的集聪慧才情于一身的女人,“或戏清流,或游林渚,或采明珠,或拾翠羽,携手于高山流水,泛舟于清粼碧波。”这样的生活,难道不是我追求的么???

    可是我不可以,我不可以让师傅死不瞑目,尽管我认为她死得不值。

    玄武之变,圣门惨败。

    我依旧白衣赤足,站在长安城高大的城墙上。有风吹过,吹动着我千缠万绕情丝般的长发,吹动了环发的金环,吹动了如雪的白衣。脚踝的金铃叮当做响,清脆得一如我的笑声。

    我看着一手颠覆圣门的他,却提不起丝毫恨意,青衫长袖的他,恐怕对我也提不起丝毫爱意罢????

    我苦笑,原来我和师傅一样的傻。

    我的眼神凄迷,射出一种复杂的难以言明的情绪。

    我没有告诉他,我决心走了。圣门这一败,将会很长一段时间里无法恢复元气。而我,还要履行我的诺言。陪伴我的,依然是从不离身的天魔双斩和天魔带。

    去长扳衣胜雪,叹永绝兮泪满衫,执眷眷之情兮鸣玉环,悼微情兮步耽耽。

    他跟我说十年之后他们要在长安城重会,我很开心他很诚挚的邀请了我,毕竟,他不再视为我敌人。

    我开始为这十年之约等候。有时也轻抚着天魔双斩和天魔带,想起往日的种种,一股小女儿家的绯红却泛上我的双颊。很多时间会发上半天呆,思绪神游于九天之外,周围的一切都因为我而静止。

    第七年的秋天,漫山遍野的红叶染红了我仍旧美丽的脸。

    也是那一年,我在一个山村收养了一个五岁的女娃儿,细细的眉毛,大大的眼睛,很像我。

    我给她取名为“明空”。

    我没想到,很多年很多年以后,她完成了师尊的遗愿,她果真的如我给她起的名字一样,日月当空。

    只是这些我早就已不在乎,我真的可以不在乎。

    只是,不知道是不是晚了些。

    三十年来寻刀剑,几回落叶又抽枝。自从一见桃花后,直至如今更不疑。( 大唐艳情录(君临大唐) http://www.haxwx888.com/1_1672/ 移动版阅读m.haxwx888.com )